1. 系统登录账号为学校统一身份认证账号密码。初始密码为身份证后6位。 如遇账号密码不一致问题,请与工作日持本人身份证到学校后勤办事大厅重置密码。2. 因办公楼搬迁,国际处办公室在厚德楼314。3. 2019年10月1日至7日,应系统调试原因,学生账号无法登录。

学生分享

Sharing

霓虹杂记

谢格菲 2017年7月18日

372 

 上智大学

其实这是我第二次来日本了。


上一次是前年春节和父母一起来旅游的。当时还不会日语,回国后就去报班学日语了。其实想学日语很久了,一直到亲自踏上日本的土地,才让我下定决心。果然思考来思考去,都不如亲身体验一番。


这次参加上智大学的短期游学,一是想在日语环境里呆一阵子,练练日语口语;二是了解日本的大学环境,为将来的出国读研做打算。


和第一次来日本的感受不同。初到日本时,看什么都很新鲜,再加上又是跟团队,走马观花地逛了一遍就结束了。这次有了更多的时间能细细品味中日文化与生活上的不同。总之,收获颇丰。

 


上智学风


抵达日本的第二天,我们便来到上智大学开始了我们的短期学习。上智大学作为一所教会大学,非常注重国际交流,外籍教师和留学生的比例也很高。这次给我们授课的四位老师也全部来自欧美国家。


此次课程围绕着日本传统文化及现代社会展开,例如日本的礼仪、二战后的历史、日本的传统食物与文化等等。印象最深的莫过于Occhi教授所授的“日本吉祥物文化(local mascot characters)”和Freedman教授的“全球化的日本流行文化(globalization japanese popular culture)”。两位老师都提到了日本人非常喜欢卡通形象以及利用吉祥物进行宣传。例如从日本火到中国的“熊本熊(kumamo)”,应该说为宣传熊本县立下了汗马功劳。老师们还让我们设计中国或者自己家乡的吉祥物。我来自杭州嘛,自然是画了“白娘子”,意外获得老师的好评,并让我简单介绍白娘子的故事。由于本人英语实力有限,实在无法准确描述出“修炼成精”、“雄黄酒”等富有我国传统色彩的高级词汇,只能把故事简单压缩成“一条会魔法的蛇爱上了一个人类男子于是变成人和他结婚”的故事,一个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瞬间变成一个平庸乏味的故事。不过从老师的表情上来看,她听到蛇变成人的时候就很惊讶,再一听是个爱情故事就跟激动了。这算是“中外差异”?

 


上课的第一天,举行了一场欢迎会,晚上又去了新宿的居酒屋。如果想了解日本文化,居酒屋是个好去处。不过那天我们去得太早,再加上大家也没喝什么酒,就和普通的晚饭一样了,并没有体会到所谓“居酒屋独有的氛围”。不过在之后的一次去居酒屋吃饭的经历,倒是确确实实感受到了。


在学校的几日自然是要参观图书馆的。我们去的时候,正值安倍提出“安保法”,加之快到反法西斯胜利日了,图书馆的一楼有一个以反思二战为主题的小规模展览。据介绍,在上智大学的教育理念里,学校必须承担起一定的社会责任,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政治观点。不知是否因为是私立大学的缘故,学校比较有钱,能把图书馆建得那么好。上智大学的图书馆一共9层,图书馆和研究室是连在一起的。藏书非常丰富,而去质量高。在这里忍不住吐槽一下自己的学校,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新书了,而且无价值的书太多。既然是大学的图书馆,就应该把有限的资金用于购买高质量、有价值的书啊!可惜在上智的时间太短,况且日语能力有限,难以仔细阅读其中的藏书,希望还能有机会去看看吧。

 

 

文化体验


夏天是花火的季节。正好我有亲戚住在东京多摩川,8.22那里举行花火大会,他们便邀我前去,近距离感受日本人的生活。


在电车上,就可以看到多摩川沿岸一溜的小商贩,以及铺了垫子坐等花火的围观群众,于此同时,汹涌的人潮仍不停歇地朝着河岸行进。我下车时大概快6点20分了,据花火大会只有10分钟左右了。下了车就马不停蹄地朝着多摩川河岸赶。一路摩肩接踵,有一种似乎全东京的人都到这里来了的感觉。(当然了,这只是夸张。若全东京的人真的都来了,估计大家就堵在路上动弹不得了)不管是在过来的电车上还是路上,都可以看到不少穿着浴衣的妹子或小哥。还是有一点羡慕,在国内很少有这种能光明正大穿着传统服饰出来溜达的机会。叔叔已经在河边占了位子。虽说是“位子”,其实也就是铺了一块桌布,我们3人就挤在这一小块桌布上欣赏花火。


据说最初燃放花火是为了震慑邪灵,到了现在已变成单纯的祭典集会。找个理由聚在一起,穿着平日里鲜有集会穿的传统服饰,吃吃零食,看看烟花。多摩川的花火大会差不多是东京地区最迟的一场。花火燃尽了,夏天也结束了。“这样想想还真是有点寂寞。”阿姨在边上感慨。


看完花火已经8点了,和叔叔阿姨一同去了居酒屋解决晚饭。其实刚到日本时,已经安排在居酒屋举行了一次欢迎会。不过欢迎会那次时间还挺早的,跟这次晚上去居酒屋,感觉完全不一样。一个字,吵。尽管是有隔间的,但还是能清楚听到隔壁房间的谈话和大笑。我开玩笑说:“没想到日本人也挺吵的。”叔叔也笑了:“平时压抑太久了,在居酒屋或卡拉OK就特别放肆。日本,或者说日本人,也是有好几个面的,你旅游时只能见到表面;像现在这样,就看到了不一样的一面;如果你在日本生活几年,又会有更深的认识。”

 


第二天是学习组织的浴衣茶道体验。这几日也见到不少穿着浴衣的萌妹子,大家也都跃跃欲试,体验一把穿浴衣的感受。看上去容易穿起来难。要把带子紧紧绑在腰上,同时还要注意浴衣的平整,最后再裹上半幅带。全套搞定还得作筋骨,毕竟,裹得这么紧,想放松也放松不了。穿戴整齐拍完照片,大家开始了茶道体验。


3位茶道指导老师均是早大茶道社的学生。我们的学习主要是关于茶道礼仪方面的内容。首先是和老师低头行礼,接着左手端起茶碗,右手按顺时针方向将茶碗转动两次,每次90度,分三口半将茶饮毕,最后按逆时针方向将茶碗转动两次,每次90度,再把茶碗放下。关于转动茶碗,指导老师告诉我们,当老师把茶碗递给我们时,会让茶碗的正面对着我们,(所谓茶碗的“正面”,就是茶碗花色最好看的一面)而我们若是直接“享用”了最好的一面则是对对方的不尊重,所以要把茶碗转到另一面再喝。

 


在茶室挂了幅字:一期一会。这个词最早是由千利休的弟子山上宗二提出。就结合茶道来说,每次的端出的茶都不是同样的一杯,即使是同样的主客,心境也不会是一样的。所以,每一次的相逢都是一生仅有的一次,我们应当好好珍惜。


不论是昨夜看的花火,还是这次游学活动,都是一生唯一的一次。茫茫人海,偏偏我们就此相识,相逢必有分别,就让我们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
有关近距离体验日本文化,神社是个好去处。在这几天了我去了3个神社,分别是浅草寺、明治神宫和镰仓八幡宫。

 


先说说浅草寺。我们在来到东京的第三天去的。在我第一次来日本旅游时已经去过浅草寺了,这回算是“故地重游”。大概是第二次去的关系,早已没有了当时的新鲜感,不足之处倒是更加明显。嘈杂,这是我当时最大的感受。浅草变得更商业化了,商贩们销售着从世界各地制作的、印着“浅草”字样的纪念品,穿着浴衣拍照的中国女孩比日本女孩还多,你在这里可以听见世界各地的语言。并非认为商业化就一定是一件坏事,只是在这里,日本传统的精神渐渐淡去,变得越来越像世界各地都能见到的“风情街”,多少还是有些惋惜。


在来到日本的第七天,我们去了明治神宫。在日本的第十天,又去了镰仓的八幡宫。根据日本神社等级的划分,最高一级的是神宫,例如明治神宫;下一级是宫,镰仓的八幡宫就是这一等级的。

 


许多人对神社的第一印象就是巨大的红色的门,也就是“鸟居”。当你穿过了鸟居时,你就从“人界”来到了“神界”。我们这些游客都随随便便地就进入了“神界”,当时注意到一个头发微白的中年日本男子,从“神界”出来,转过身,对着鸟居十分郑重地鞠躬。我没有任何宗教信仰,也曾经想过要信仰些什么,不过后来意识到需要我“决定”去信仰,那一定是不虔诚的。所以,当我看到这样虔诚的人时,是由衷敬佩的。像他那样的人,可能在日本也不是那么多了吧。进神社前还有一个重要环节就是洗手。保持洁净才能面对神灵。可见日本人的礼貌不仅在于人际,“神际”也不例外。在神社的主要活动,不外乎求签、求御守以及写绘马。在镰仓八幡宫时我也不能免俗地写了,许下了“将来能到日本留学”的愿望。说实话,我是不信神的,但我相信自己的努力。也许绘马的意义不在于神明帮你达成心愿,而在于让神明监督自己达到目标。毕竟绘马也不便宜,得努力让自己的愿望实现才行。听说镰仓5、6月时,紫阳花很好看。我是抱着在紫阳花开的时节来还愿的念头来许愿的。

 

 

可爱的人们


人们都说日本人虽然礼貌,但是冷漠。最初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这次旅行让我的看法大为改变。


有次去明治神宫,因为手机无法导航,我们几个盯着地图和路牌在研究。一对带着小孩儿的年轻夫妇经过,那位年轻妈妈大概是看到我们东张西望的样子,便主动走过来问我们是否需要帮助。


再比如我们第八日去的迪士尼海洋公园。只要你停下来看地图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就会有工作人员前来帮忙。私以为,迪士尼乐园称得上是日式服务的典范了。当时我们在桥上,一艘船朝我们的方向驶来,老远,船长和船员就朝着我们挥手,自然,我们也激动的和他们挥手。之后再看到船或小火车,我们都开始主动打招呼,里面的工作人员一看见,就立刻回应。在返程时做了迪士尼专线。我们进的车厢正好有一个小哥在擦玻璃。因为颜值很高,我飞快地看了他一眼——我发誓绝对是“飞快地”,结果被他察觉到,不仅没有怪我,反而立刻对着我笑了一下。可能这两个例子说明日本人很热情并不贴切,说是“敬业精神”恐怕更为合适。我一直很佩服日本的“职业精神”,真正的“干一行爱一行”,不管是光鲜的医生、律师,还是平凡的服务员、营业员,都能认真对待自己的工作。每天早上在便利店里买早饭,都能听见店员元气满满的“おはよう”;书店里,店员们小心地替你包好书皮;商场里,不时就会有笑容满面的店员走来,或询问你是否需要帮助,或替你参考服饰的搭配。真的能让人感觉到,他们热爱自己的工作,而不仅仅是把工作看做混饭的工具。他们之所以能这样,相想必和日本社会“尊重职人”的传统是分不开的。反观当前的中国社会,大家一个劲儿地读书、考公务员,把职业三六九等了,确实是需要我们反思的。


刚才所说的都是陌生人。当然,我们的两位带队老师也是非常可爱的。


负责我们队伍的两位老师分别是狼哥和吉吉哥,都非常好相处。更巧的是,吉吉哥居然是老乡。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了,他一见到我们几个,就开始说杭州话。然而很惭愧,虽然在杭州生活了20年,我几乎不会杭州话,被鄙视了……本来参加这次活动是想练练日语口语的,结果意外地练习了杭州话。之前也有到日本读研的打算,两位老师也都给出了不少建议,在这里说一声谢谢啦!

 

 

写在最后


写到这里,关于这次日本之行,基本都已经写尽了,但总还有落下些什么,就一并归到这里吧。


不靠旅行社,自己搞定全部行程,感觉也是锻炼了自己。主动问路,想办法和日本人多说几句,虽然都是很基础的句子,但和平时在课堂上的练习相比还是很不一样。认识了很多小伙伴,还顺便向他们学习了摄影技术。


旅行前还在犹豫是否要报了12月底日语能力等级考试,现在已完成了缴费。果然亲自来过,看过,我才能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追求的是什么。


我想我还会再来,应该不是旅游,也不是游学。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留和路299号 | international@zisu.edu.cn

技术支持电话:18621668293 毛老师